15 October 2007

我不常喝咖啡,總覺得咖啡帶酸而又苦澀干焦的;
但因近日睡眠不足,只好喝咖啡提神。

這幾天發生的事有如旋風般的強勢:
震憾,短暫(或許)

聽說姨媽要進手術室動心臟,
我全家人出動到她家拜訪。

姨媽家中沒人,於是我們一家七口在大門外等。
我和媽媽躲在車上,聽歌。
媽媽開懷得唱了起來。
“拿起了鋤頭來,鋤啊鋤野草,鋤啊鋤去野草呀好長苗。”
媽媽有鼻炎,常喘氣,唱歌也是這樣。
不善操做現代机器的她很少聽歌,或許因此也好久沒有聽到她的歌聲。
“假惺惺, 假惺惺,作人何必假惺惺?”
白光每次唱到“一板正經,何必呢?”媽都會對自己笑。
她說她常說老爸假惺惺,假正經。

外頭的街燈照進車內,我脫了鞋,躺在後車座。
隨著音樂擺動雙腳的同時,我想著當下的這一個情節。
我極力注意凝視環境,試著記錄所有瑣碎細節:
車上有淡淡的郁金花香。

坐在姨媽家的客廳,眼前大家相互談話的情景就像過春節 –
如此的親,卻又如此的陌生。
偶然聽見她解釋為何病危還硬要去找她弟弟還錢。
她說不要欠到下一世。
姨媽早有打算,在還有能力辦事時,把該交代的都做好了。
唯獨心中的恐俱,揮之不去。

車上与媽媽聽歌的那一幕油然而生。
天氣晴朗,微風不斷。
車窗封閉,回音旋繞。

今早睡醒隨著陽光從藍色的窗簾透射至室內的光線,
看到枕頭凹陷凸顯曾睡過的痕跡;
腦裡開始幻想下一個世紀,在這同一片土壤或同一座樓,仍酣睡,或即蘇醒的人...

這時心情莫名沉重。

媽,若我讓您失望傷心,或許你不懂我的心。

不習慣喝咖啡的我,喝了之後,心跳加速,忐忑不安。
心壞了可以醫;
心碎了如何拼?





D woke up at 10/15/2007 03:15:00 PM [comment]

*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friends
adriel
alfian
alvin
ash
austin
chia meng
casual poet
darren ng
daryl
eddee
elvin
eva tang
hansel
jeff
junfeng
li xie
loke
nick
ralph
rebecca
ryan
sharon
shu
ting li
weyman
yihua
zhenghan
zihan
漫遊 UrbaNite
鄭智偉
彭季群
詹姆士.滕
小偉


links
brian g tan
calikartel
conscientious
lomographic home
growing up
gordon
ovidia yu
show studio
scribd
sordo
the artist and his model
world lingo translator
yasmin ahmad
移りゆく
ダカフェ日記


Chinese Blog on dongkey.LiveJournal




The Freedom To Lov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the easy way to update your web site.

arch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