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March 2010

會有人不喜歡下過雨的天空嗎?雖然夜色讓我無法看到它晴空的那一刻,我仍然在它餘留的清涼中蕩漾。我平靜,因為我知道再著急也沒有甚麼用。我無力,因為我懂得去做的我都在嘗試做了。
最近我甚麼事都做不好。不是大事,因為大事讓我腦筋特別警惕。還好。是小事。瑣碎的,像關燈,洗杯,刷牙,開車,睡覺。我讓他們自由運作,但結果總好像是漏了些甚麼的,一定有缺憾。或許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一個有缺憾的人。沒有完整的企圖,自然也沒有完整的可能。
今晚我打開窗戶,讓自然的空氣吹進我房間裡。手裡握著一杯溫熱的水。
我開始咳嗽。
剛剛在 Vashti Bunyan 的音樂會裡一直不斷克制自己搔癢的肺部,害怕影響前來欣賞的觀眾。她的聲音讓我想起我初次聽見她的時的模樣,四年前的我。想要到處試探、四處張望,恍惚不定的我。四年... 都走過了。
要結束了。要結束了。
我還聽的到媽媽在房內咳嗽的聲音。都是爸爸讓我們倆生病。當然還有我自己 - 離不開手上的煙圈。
媽媽你辛苦了。
媽媽我有好多的話想跟你講...


D woke up at 3/20/2010 01:19:00 AM [comment]

*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friends
adriel
alfian
alvin
ash
austin
chia meng
casual poet
darren ng
daryl
eddee
elvin
eva tang
hansel
jeff
junfeng
li xie
loke
nick
ralph
rebecca
ryan
sharon
shu
ting li
weyman
yihua
zhenghan
zihan
漫遊 UrbaNite
鄭智偉
彭季群
詹姆士.滕
小偉


links
brian g tan
calikartel
conscientious
lomographic home
growing up
gordon
ovidia yu
show studio
scribd
sordo
the artist and his model
world lingo translator
yasmin ahmad
移りゆく
ダカフェ日記


Chinese Blog on dongkey.LiveJournal




The Freedom To Lov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the easy way to update your web site.

arch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