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December 2012

媽媽離開後,只剩下我和爸爸一起上佛堂。
某個星期有唱歌的活動。
小時候的禮拜六都在講堂度過
所以我腦子裡很多優美純淨的佛曲旋律。
爸爸現任廠務,控制播放歌詞的電腦。
我坐在拜墊上,他和我有一段距離。
居士們開始點歌,
爸爸突然說想唱某首歌曲。
我很驚訝。
媽媽的歌喉很好,但爸爸我就不敢恭維。
而因為他是我爸爸,
我也一直忘了他有歌曲的偏好 -
這是人人都俱備的。
那天他提出了驚人的選擇,然後突然望向我,
露出他掉了、空缺的門牙。
那是慢動作的一顰一笑。

我莫名的想要記得那片刻。
知道有一天他的這一笑會回來找我。
像媽媽在病榻上的那個午後的無奈。
媽媽在台北透過我的宿舍樓下的公共電話筒的聲音。
今晚我夜歸,爸爸沒有把房門關上,
我也開著房門,靜靜聽著他
那比媽媽小好多分貝的鼾聲。



D woke up at 12/14/2012 01:30:00 AM [comment]

*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friends
adriel
alfian
alvin
ash
austin
chia meng
casual poet
darren ng
daryl
eddee
elvin
eva tang
hansel
jeff
junfeng
li xie
loke
nick
ralph
rebecca
ryan
sharon
shu
ting li
weyman
yihua
zhenghan
zihan
漫遊 UrbaNite
鄭智偉
彭季群
詹姆士.滕
小偉


links
brian g tan
calikartel
conscientious
lomographic home
growing up
gordon
ovidia yu
show studio
scribd
sordo
the artist and his model
world lingo translator
yasmin ahmad
移りゆく
ダカフェ日記


Chinese Blog on dongkey.LiveJournal




The Freedom To Lov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the easy way to update your web site.

archives